海弇

腦力薄弱,套句生物老師說的話,說不定我大腦白質和灰質長反了

[韓葉]關於沒出息

應該嚴重ooc吧...可以的話,以下 
  @星之昭昭 還債啦(不過我真不擅長這個)
 



 
「沒出息。」 
 
韓文清認真希望自己沒必要在記者面前說出這句話。 
 
十年,然後只剩我一個... 
 
 
 
葉秋退役,韓文清看著,無盡的無力,在他面前可以笑的那麼燦爛的傢伙,到底是因為什麼放棄了自己的信仰? 
 
但終究他沒機會也沒理由去問的,喜歡他不代表可以干涉他的一切。因為喜歡他。 
 
葉修,那個飄渺不定,像貓一樣,不溫不火的應付自如,讓韓文清不住覺得自己是條魚, 而葉修是坐在岸上的姜太公,韓文清也說不上來,當看到他笑的燦的時候、他在人群中如魚得水的時候,就特別想把他拖進水裡——姜先生,魚覺得被調戲了。 
 
將他攫入水中,讓他和自己一樣,湮沒在盲目的情感裡;相互灼燒著,然後...電腦螢幕上播放著一葉之秋的和大漠孤煙的較勁畫面,韓文清苦笑著,為什麼覺得這倆角色的距離比我們之間的距離更近呢。 
 
 
 
「沒出息。」 
 
這句是對自己說的,從未覺得這麼痛苦。 
 
看著一個葉修,十年好像一直都沒什麼變化,就那樣一些些的稚氣,唇角的嘲諷,彷彿這十年變的只有自己。 
 
喜歡他。 
 
很喜歡他。 
 
然後...? 
 
非常喜歡他。 
 
...希望他能看著自己,希望能多引起他的注意,但是"我喜歡你"說出來是要負風險的, 如果他並不喜歡你?如果只是你自己誤會了呢?如果是自作多情? 韓文清並不覺得自己有足夠的成熟,他沒辦法、他不可能、他做不到在告白失敗之後仍能夠像以前一樣笑著和葉修說話, 那情況讓人好想懷疑, 他在和我說話說不會顧忌嗎? 
 
 於是就有了那種史上最爛的方法: 什麼都不要說、什麼都不要做、然後他什麼都不會知道、什麼都不會改變、都和原本一模一樣。 
 
用卑微換取希望? 
 
 
 
嘖。 
 
「沒出息。」韓文清扯扯嘴。 
 
這才不是我。 
 
 
 
在全明星週末,看著那記龍抬頭,韓文清的心,狠狠的揪了一下,是葉修,他會回來。 
 
但不可知否的是,在場上,敵人依舊。 
 
 
 
看著君莫笑「嘩——」一聲撐開傘,赤紅滾著金邊,韓文清彷彿看到了傘後的人自信滿滿的微笑著,然後用氣音輕聲說... 
 
「我回來了。」 
 
 
 
「沒出息。」明明知道他會回來的那高興什麼... 
 
然後,為什麼要回應我,我會期待的啊。 
 
 
 
又與冠軍無緣。 
 
韓文清決定瘋一次。兩個人塞在選手通道,堵人,是這樣做的吧。 
 
「葉修。」 
 
「幹嘛?哥要抽煙呢。」葉修不在意的揮揮手,想從韓文清身旁的縫隙鑽過去。 
 
「我喜歡你。」捏著葉修亂亂的頭髮,韓文清以氣吞萬里如虎的音量的告白了。 
 
葉修一臉驚詫的,一雙眼瞪的老大。 
 
韓文清又補充一句:「請和我交往。」 
 
「不行。」這句葉修倒是很快的回應了。 
 
「為什麼?」韓文清不死心的又問了句,從葉修隱隱的停頓中,似乎隱藏了什麼。 
 
葉修的眼睛眨了眨,笑了。 
 
「我就覺得你會不死心的問,是現在不行。」 
 
看著韓文清還是像塊堵住高速公路的落石,葉修嘆氣。 
 
「現在交男朋友會影響成績的。」葉修學了學老媽子的口氣說到。 
 
「沒出息對吧。以後吧,就快了,等我。」從韓文清身邊掠過的葉修掃了他一眼,小聲的說,舔嘴角的動作沒被韓文清忽略。 
 
「真沒出息。」我等你。 
 
 
 
 
 
「沒出息。」 
 
韓文清認真希望自己沒必要在記者面前說出這句話 ,反正他會回來的。然後他回來了,還有...他是我的,有些話他聽就好。

[韓葉]付費協議

CP有韓葉,魏果,張安,林方,莫橙
沒問題的話,以下


興欣訓練室的早晨,葉修趴在桌上裝死——不對,幾近於死,昨天霸圖對興欣,而興欣主場,意義上...晚上也是。
腰酸啊,葉修皺眉,尤其是背部脊椎兩側,酸麻像是嘲笑一樣,戳刺這個現實生活中體力跟本一直呈現血紅狀態的傢伙,不過有什麼辦法呢,葉修想,韓文清在床上大概是沒有「理智溫和」這種東西,手捏了捏腰,正準備戴上耳機,但捏腰的動作正巧被進門的魏琛看到,馬上開始大發議論。
「嘖嘖嘖...人家三十而立,你還『立』的起來嗎?」魏琛笑吟吟的揉著下巴說。
「你懂什麼,這一腰的都是愛呀。」葉修笑道,故意也似的又揉了揉自己的腰,接著一臉滿意的迎接了魏琛的咋舌。
「老大腰痛啊?」包子一臉驚奇樣的說「話說韭菜補腎呢,不知道治不治腰痛...」
「補腎啊,那我更不能吃了,老魏倒是挺適合的。」臉皮一厚天下無敵。
「我擦...」眼看魏琛中指小朋友就要站起來了,馬上被葉修給制止。
「中指什麼的放下來,小孩在呢。」
「誰是小孩?」包子問。
「一帆啊。」剛剛入座的一帆尷尬的搔了搔頭,不透明了不太適應。
「看韓文清的身材你是該吃韭菜呢。」方銳忍不住插嘴。
「彼此彼此,廢物點心。」換方銳的中指要站起來了...「素質呢?」葉修一臉正經八百的問「看得我一肚子滿滿的心結。」
「一肚子滿滿的心結。」安文逸突然張口重複了這句話,聽得一室的人們也一肚子滿滿心結了——孩子啊,你的心結可不可以別那麼新杰啊?
身為「賽後被提領黨」一員的安文逸似乎沒意識到這件事,眾男女腹誹:果然一肚子新杰。
進來晃晃也算察個堂的陳果啥都沒聽到,只覺得安文逸似乎是被敵視了。
「沐沐,咋啦?」陳果輕聲問道,眼尖的她馬上看到蘇沐橙手機上閃動著聲波的圖型。「啥?」
蘇沐橙回頭慧黠的笑了笑:「錄到了意外值錢的東西。」
「人才輩出啊。」呆了半晌的葉修感嘆道。
魏琛忿然:「不需要這種人才...」
「訓練室不准抽煙。」陳果一把掐滅了魏琛的煙。
「嘖嘖,真浪費。」魏琛感嘆道。

「咔、咔。」
夜晚,興欣眾隊員房裡響起了各異的鍵盤敲擊聲,手機鈴響的也不在少數。

葉修房裡
葉修去外頭晃了一圈,抽了根煙,才回房,基本上去外面抽是給老闆娘面子,但老實話一句,房裡的更不要面子,直接翹著二郎腿騰雲駕霧了。葉修考慮了下,果然還是先去煩煩韓文清吧,洗澡等等在說,接著毫不猶豫的打開QQ。
葉修:睡了嗎?...[怎麼想都不可能.jpg.]
韓文清:沒
葉修:秒回欸,優秀優秀,請務必繼續保持。
韓文清:以下言論將選擇性忽略部份本人認為不必要的內容,若無回應,請換下一個話題,且此對話中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葉修:...
葉修:...老韓......你不愛我了對不對...
韓文清:並沒有。葉修:所以你覺得愛我很重要啊~[開心.jpg.]
韓文清:你開心就好
葉修:很好很好
葉修:突然想到,你家心髒是不是對小安做了什麼?
韓文清:你對小安做了什麼我怎麼會知道...
葉修:...不是吧,你心裡的你家心髒指的是我啊
韓文清:對
葉修:[哥不是你家的.jpg.]
韓文清:[I Want You.jpg.]葉修:您家徵媳婦是用徵兵的規模啊...
韓文清:以下言論將選擇性忽略部份本人認為不必要的內容,若無回應,請換下一個話題,且此對話中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葉修:...回到原本的話題
韓文清:新杰怎麼了
葉修:請先關心您夫家
韓文清:以下言論將選擇性忽略部份本人認為不必要的內容,若無回應,請換下一個話題,且此對話中將不負任何法律責任。
葉修:...複製貼上嘛...
葉修:小安說他一肚子滿滿的新杰
韓文清:被灌兒子了?
葉修:發展到這一步啦,我跟樂樂說去
韓文清:推測而已
葉修:哦…
韓文清:反正也幫不上忙
葉修:叫小張把他兒子清出來就好了
韓文清:你確定不是安張
葉修:原來你希望心髒都在下面
韓文清:沒有

魏琛的場合
「魏琛!!」目前目測老闆娘以狂爆化,閒雜人等請遠離。
「抽煙呢。」此人將遇大劫。
「你又把煙灰磕在盆栽裡!!」
「老夫和那盆栽一樣就這麼長大的。」
「我不許你荼毒生靈!!」
「...那我在房裡荼毒葉修。」
「你們倆這是互相荼毒...」
「人家放閃放的正歡呢。」魏琛的頭向後仰了仰,看著葉修爆手速的認真秒回「我不覺得有荼毒到他。」
「...」
「不然老闆娘給我親一個?」

蘇沐橙房間
蘇沐橙順手打開QQ,今日有拋售業務,預期營業額...
右手食指敲了敲張新杰的頭像。
蘇沐橙:張副隊現在有時間?
張新杰:請說。
蘇沐橙:這裡有一個小安真心大告白的音檔,有興趣嗎?
坐在霸圖訓練室的張新杰手頓了下,有當然有,但是...
張新杰:有,他說什麼?
蘇沐橙:他說他一肚子滿滿的新杰呢[閃瞎.jpg.]
張新杰:我想也許你們會錯意了。
蘇沐橙:嗯嗯…有可能呢
張新杰:...試閱音檔有嗎
蘇沐橙:有哦[安文逸♡.mp3.]
毫不猶疑的張新杰點了下去,安文逸的聲音他再熟悉不過了,說句實話不知道為什麼,安文逸說話的時候有點不溫不火的,讓人很想掐著他、問他說的究竟是不是事實。
"一肚子滿滿的新杰。"輕輕的好似自言自語。
下意識的張新杰點擊下載,嗯…檔案過大無法下載...不愧是同一個勒索體系出來的。
蘇沐橙:要嗎?
張新杰:要
蘇沐橙:買斷?
張新杰:如果不呢?
蘇沐橙:如果你不介意市面上出現妍琦寫的張安本子的話
真的不愧是同一個勒索體系出來的...張新杰看著那幾個字感受到了強烈的既視感。
張新杰:買斷。
蘇沐橙:好的~代價是什麼我想想。
張新杰:請定好價錢再進行交易吧。
蘇沐橙:那...之後霸圖主場的時候請全興欣上館子。
張新杰:可以
屏幕後的張新杰推了下眼鏡,那幾個"外包商"應該都可以叫他們攤點帳,成本不太高。
蘇沐橙:好的!
蘇沐橙開心的點開莫凡的QQ,敲敲鍵盤,然後滿足的拉開笑容。真好。
蘇沐橙:莫凡下次請你吃好吃的!
倉鼠:好。

葉先生,您家男票的錢被您妹妹花在男朋友身上啦!

[精簡的加戲]
又一次霸圖對興欣,不過這次令方銳疑惑的是怎麼突然不各自帶開,反倒是開起聯誼來了。
「方大大多吃點。」林敬言除了顧自己碗裡,還不忘讓方銳碗中的飯菜保持山型。
方銳不是很懂,但是...
「老林你最好了!」
霸圖的男人們心中嘆了口氣,不過這樣也挺好的。
合理解釋?
使用者付費。

[韓葉]穿著黑絲的不是女孩子

ooc,同居設定(曬傷...)

中間葉修話有點多...但我不知道怎麼精簡字詞(有點像黃少((我跪



韓文清回家的時候也是有點驚呆了,一開始還以為發生命案,葉修除了頭剩下的身體部位都不見蹤影,走近一看...是這傢伙在睡覺,軀幹四肢都位於陽台,脖子磕著落地窗,頭在室內,臉不時蹭蹭地板,睡的很香。

「葉修,起來。」然後看著葉修緩慢的扭動幾下,頭轉了過去開啟無視的功能。

「葉修!起來!」韓文清蓄了一口氣說到,聲音低沉陰暗,飄散著一股強硬的氣質。

葉修終於翻身翻了回來,下巴抵著窗框撇了撇嘴:「老韓,你背對燈光看起來好S哦。」

「…」心動不如行動。(不是)

把躺下地上的葉修拉到室內也算是個浩大工程,各種踢踢蹬蹬,尖叫附加把你祖宗八代全叫出來罵一頓的功能,韓文清表示不是只有你能無視,我也能。

「所以你到底在幹嘛?」

「嘛是誰?」葉修開啟裝傻技能,外加粉紅色泡泡效果,技能持續時間30秒。

韓文清開啟免疫。

「哥就不能裝傻嗎?」

「所以你到底在幹嘛?」

「...睡午覺...?」

韓文清表示非常無言,有人這樣睡午覺的?

「吃晚餐。」說完,韓文清用力的拍了葉修的大腿,準備去做飯...

「臥槽臥槽臥槽臥槽...韓文清!超痛的,靠靠靠...你也打太用力了,控制一下力道...好痛好痛...」

[肯定沒有你說的那麼大力]韓文清無奈的看了一眼葉修的腿,結果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巴掌印子,很明顯是剛才自己拍出來的,看著突然心疼了一下,用手摸了一下,迎面而來的是葉修的一串髒話。

「痛痛痛痛...!你到底和我有多大仇!」葉修一邊哼著自己很痛一邊拍掉韓文清的手「老韓,你是發燒哦,手燙的跟燒烤一樣...」

[我手很燙?]韓文清這時才覺得有什麼怪怪的,因為自己一直是用這種力度...難道葉修變敏感了?(不是),認真的看了看葉修的腿才發現...葉修好像曬傷了。

原本白白的腿變成了粉紅色,甚至有點玫瑰紅,手摸著還有點熱熱的,表面溫度比平常高,戳起來尖叫聲倍增,不過不嚴重,頂多變黑些 。

韓文清嘆了口氣:「脫。」

「白日宣...好像不白了...」

「我脫我脫...」



之後泡了三十分鐘的冷水,發紅的地方碰到一點點熱度都覺得燙,聽韓文清叨唸防曬要點等等的。

「解決這事很簡單啊。」葉修說。「哪需要你這麼多廢話,別在那那睡覺不就得了。」所以說你究竟為什麼要在那裡睡覺...



洗完冷水澡,拖著葉修去吃飯,結果一天都快過完了。

[麻煩集合體]真的很麻煩。

[睡覺吧]

[幫葉修蓋被子]

「老韓...今天晚上給你一點小小的獎勵吧♡♡」葉修一邊說一邊往他身上一躺。

[愛心標誌跑出來了]

[單詞解釋:獎勵=坑人]唉

葉修順勢一躺,踢踢腳,一雙長腿舉起,往韓文清的手裡塞了一條蘆薈凝膠。

「幫我擦♡♡」當然沒有廉恥這種東西。

「沒有下次。」說著擠出了一坨,透明綠色果凍狀,碰到手後有點滑溜溜的,韓文清不解的捏了捏手問,

「這啥...?」

「蘆薈膠。」

「塗哪?」

「韓大大沒曬傷過啊?」那種口氣聽的韓文清很不是滋味,反手就往葉修大腿上一拍,突如其來的涼感讓葉修打了個激靈,忍不住拱腰,然後又馬上躺了回去——有人服務就是好,更何況那個人是韓文清。

「自己的腳自己拉好,葉修。」韓文清把葉修的腳掌固定在床上,拍拍葉修叫他自己抓住自己的腳踝,繼續幫曬傷的部位抹上蘆薈膠。

葉修曬傷的痕跡有明顯的分界線,分界以下一片通紅,摸起來是一種不正常的溫熱,那種熱...好像在哪感受過?

「發什麼愣啊?」葉修戳了戳身下的腹肌。

「別動。」說完手絲毫沒有遲疑,直接探入葉修身上那件薄薄的襯衣,一隻手扶著他的後背,另一隻手則在胸前肆意遊走,滑過胸脅,停在側肋的位置。

「幹什麼呢!我是患者!患者!」葉修假裝不滿的大叫。

那聲大叫總算是有點效果,韓文清停止吃他豆腐,繼續蘆薈膠的塗抹工程,不過韓文清倒是確認那個熱度——葉修害羞時就會有那種熱度。

他只是想撒嬌而已。

「會有真的獎勵啦。」葉修耳根子紅透了,搓了搓手指,不自在的噘唇。

韓文清高興但韓文清不說。



——

又是一個讓韓文清驚呆的下午。

家裡來了個女高中生。

嗯…女?高...很高...超高,一定有一百七,穿著高跟皮鞋在門口踱步。
[品味有點差...]

[定位:不良]裙子短到了極致,穿到膝上的黑絲襪和裙子之間有點間隔,露出一截白白的大腿,上衣看不出樣式,被深黑褐色的大波浪卷長髮蓋住了,正背著韓文清滑手機,手機上還掛了一大串的吊飾,閃閃發亮也不知道是流蘇還是什麼的...真的很像太妹。

「找誰。」根本算不上是問,有點驅離的意思。

「韓~文~清~,你終於回來啦!」是葉修...穿著水手服,站在他們家門口。

「你在幹嘛...」

葉修用做滿了指甲彩繪的手順了順長長的假髮,眼睛笑的彎彎的。

「嗯~~?獎勵啊~」

半推半拖的總算是把葉修塞進家門,誰叫葉修想嘗試在社區裡大喊:韓文清是我男票,雖然說是事實,但請為您家男票留點面子。「穿成這樣做什麼?」韓文清從背後抱住他,在耳畔輕問,撩開長髮氣息噴在頸部,就像是輕吻。

「你媽沒有告訴你不能亂抱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嗎?」葉修輕輕掙脫韓文清的懷抱,嬉皮笑臉的說。

「所以說嘛~我們韓大少爺也是挺沒家教的。」說著手撓著韓文清的後頸,很有挑釁的意味。

韓文清以雙眉之間擠出喜馬拉雅山的特技表示回應。

「但也不是不行啊,韓大大,我沒說不行,你那什麼臉~」葉修笑的歡了,像是在風裡狂顫的小草。

然後葉修說了一大串的規則,大底上是說韓文清有一次機會,如果猜出葉修身上穿的一整套制服,有什麼不是特別去買的,那就讓你高興怎麼弄就怎麼弄,包含[嗶——],然後如果猜錯了會把你猜的那個物什脫下來,給你驗驗貨,不過[嗶——]什麼的,就省省吧。

「包括假髮鞋子襪子哦~」葉修說,刻意加重了假髮二字,但假髮?想也知道是買的。

「所以猜吧!」葉修笑著說。[假髮鞋子襪子]

[整套衣服]

[手機和吊飾]

[以上刪除可能性]

[所以...還剩什麼?]

韓文清頓了頓,覺得一定有什麼漏網之魚...

「老韓?想好了嗎~?」葉修甩了甩裙子,走進廚房倒了杯水,又故意用水晶指甲敲了敲桌面。

[猜對的機率...挺低的]

[選效益最高的答案,嗯]

[說了就得脫嘛...]

「想好了。」

「說吧~」

「反正太可能猜錯,那就內褲。」

「...老韓...你你的變態程度有了全新的突破呢...」

「脫。」

「...」葉修脫下內褲,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它交給韓文清,黑色軟質蕾絲的三角褲。

「你買的?」

「......配套...」真不想回答。葉修緊緊攢著短裙的裙擺...唉,太短,好像沒什麼遮蔽的功能。

「所以有什麼是家裡拿的?」「你剛剛脫了我內褲,現在又正經八百...把老韓的下限還給我啊...」

「說正事。」

「這事本來就沒正到哪去...」葉修扶額「我剛剛講的話有一個基本的問題——我根本沒穿襪子。而你內褲那一招喧賓奪主,這樣就不好玩了...」

「那不是襪子?」韓文清手一伸在葉修大腿上摸了一把,是皮膚的質感。

「是上次的那個曬痕...」葉修無奈的攤手。「但請務必離我的腿遠一點...我的內褲還在你手上......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變態...」

「不過老韓,至少你還是挺紳士的,至少你沒[嗶——]了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。你媽教的很好。」葉修假裝欣慰的說。呵,至少你吃不到。

「葉修,你媽沒有告訴你說你不是女孩子嗎。」

一個腦洞把韓文清畫成龍了

是綺日色點的圖(怎麼弄都沒法艾特...所以我放棄嘞...


[韓葉]個人問題

同居設定,ooc
 
 
葉修的衣服從來沒有好好穿過,好啦,也許有...吧?看你對穿好的定義。 
每天葉修都會去韓文清的衣櫃選襯衫,而且都選很貴的那種,免燙,絲質等等的,每次都把韓文清的衣櫃翻的亂七八糟,翻完之後他的衣櫃看起來就會像...昂貴的...垃圾堆。大概是天份吧,韓文清臉黑著腹誹一邊整理衣櫃。 
回到原來的話題,葉修每天在家一雙,長長的腿在屋子裡走來走去,上半身套著絲質襯衫,外加一件平口四角褲...韓文清看著嘴角抽了抽,嘖,真想(以下省略 
「去穿自己的衣服,沒有就去買。」 
「沒有睡衣的預算,吶,提供我生活一點便利,給你生活增加一點...福利?」韓文清看著那絲質的...睡衣,鬆鬆垮垮的套在葉修身上,粉白透出了一點肉色,過長的下擺微微的蓋住了褲角,功能是 
...讓這個畫面更加曖昧。 
韓文清常常也覺得葉修穿短褲很是造孽,站著時腿部曲線畢露,大腿後側有點不是很明顯的弧度。 
[很軟很好捏]韓文清如此註解到。 
[嫩嫩軟軟的]再加一些註解。 
[葉修不是很喜歡被捏那]唉… 
[但我還是要]晚上好了,晝短苦夜長?呵,不苦。 
 
好像有種鳥叫高腳鴴吧,葉修就給韓文清這種感覺,像鳥一樣,增一分則太肥;減一分則太瘦那樣的穠纖合度,看他晃悠來晃悠去,因不太運動而少了些肌肉量,再加上合宜的律動,給人清新的既視感。 
[亞健康]給我滾去戒菸。 
[抓去運動]每天。 
[屁股要保留肉感]必須的。 
 
葉修抽煙時總會被趕到陽台,菸量也是一段時間一段時間的減量,抽煙時他總喜歡隔著落地窗看韓文清,帶有一點討好的意味,看看嘛,說不定可以多抽一根,葉修抽煙時有時候會發現韓文清突然氣沖沖的走過來——當然不是多給一根菸,而是用力的拉上落地窗窗簾,葉修表示:「我做啥了?我只想要多抽些...」 
 
來吧看看韓文清的視角。 
反正人在抽煙的時候有時候會走動什麼的,都挺正常,但韓文清就不懂了,抽完就抽完,你蹲在地上歪頭看我幹嘛? 
重點是葉修歪頭蹲下的樣子非常不科學,看起來特別特別的純良,微微側著臉,顴骨有點紅紅的,唇不經意的噘起,視線下壓,時不時的瞅韓文清一眼,可他腳又不像女孩子會規規矩矩的並起來,而是向著韓文清大大的外八,這個姿勢就讓韓文清十分無語了,前面說了葉修只穿著四角褲,蓋住胯部是內褲的基本功能,但其他的就完全不能保證了,大腿根連接鼠蹊部的陰影和褲角沒能蓋住的一點點屁股一覽無遺。 
有詐,覺得有詐。然後想是感覺到韓文清視線一樣,側了側臉衝著他笑了,長長的睫毛顫動,微微的張嘴拉開一個開心的笑容。 
一定有詐!! 
但韓文清又覺得葉修的笑容快打開什麼黑暗的大門了,接著一連串的站起、氣沖沖的走過去、生氣的拉窗簾,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氣什麼,但就是覺得自己被撩了。 
[晚點有你受了] 
隔天葉修(被弄的)腰酸的莫名其妙。 
我只是想抽煙。 
 
 
有引用了一句,梁實秋«鳥»: 
「增一分則太肥;減一分則太瘦那樣的穠纖合度」貌似是國中課文,被用在這樣的地方...也蠻好的。


 @星之昭昭 你說發了要叫你

我認為的韓葉大概是這樣
嗯,大概,手如果歪歪的...見諒。

認識的傢伙已經有人嚇到了,...考完試放飛自我。

然後...葉修生日快樂(話說有人穿成這樣還快樂的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