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弇

腦力薄弱,套句生物老師說的話,說不定我大腦白質和灰質長反了

[韓葉]穿著黑絲的不是女孩子

ooc,同居設定(曬傷...)

中間葉修話有點多...但我不知道怎麼精簡字詞(有點像黃少((我跪



韓文清回家的時候也是有點驚呆了,一開始還以為發生命案,葉修除了頭剩下的身體部位都不見蹤影,走近一看...是這傢伙在睡覺,軀幹四肢都位於陽台,脖子磕著落地窗,頭在室內,臉不時蹭蹭地板,睡的很香。

「葉修,起來。」然後看著葉修緩慢的扭動幾下,頭轉了過去開啟無視的功能。

「葉修!起來!」韓文清蓄了一口氣說到,聲音低沉陰暗,飄散著一股強硬的氣質。

葉修終於翻身翻了回來,下巴抵著窗框撇了撇嘴:「老韓,你背對燈光看起來好S哦。」

「…」心動不如行動。(不是)

把躺下地上的葉修拉到室內也算是個浩大工程,各種踢踢蹬蹬,尖叫附加把你祖宗八代全叫出來罵一頓的功能,韓文清表示不是只有你能無視,我也能。

「所以你到底在幹嘛?」

「嘛是誰?」葉修開啟裝傻技能,外加粉紅色泡泡效果,技能持續時間30秒。

韓文清開啟免疫。

「哥就不能裝傻嗎?」

「所以你到底在幹嘛?」

「...睡午覺...?」

韓文清表示非常無言,有人這樣睡午覺的?

「吃晚餐。」說完,韓文清用力的拍了葉修的大腿,準備去做飯...

「臥槽臥槽臥槽臥槽...韓文清!超痛的,靠靠靠...你也打太用力了,控制一下力道...好痛好痛...」

[肯定沒有你說的那麼大力]韓文清無奈的看了一眼葉修的腿,結果看到了一個紅色的巴掌印子,很明顯是剛才自己拍出來的,看著突然心疼了一下,用手摸了一下,迎面而來的是葉修的一串髒話。

「痛痛痛痛...!你到底和我有多大仇!」葉修一邊哼著自己很痛一邊拍掉韓文清的手「老韓,你是發燒哦,手燙的跟燒烤一樣...」

[我手很燙?]韓文清這時才覺得有什麼怪怪的,因為自己一直是用這種力度...難道葉修變敏感了?(不是),認真的看了看葉修的腿才發現...葉修好像曬傷了。

原本白白的腿變成了粉紅色,甚至有點玫瑰紅,手摸著還有點熱熱的,表面溫度比平常高,戳起來尖叫聲倍增,不過不嚴重,頂多變黑些 。

韓文清嘆了口氣:「脫。」

「白日宣...好像不白了...」

「我脫我脫...」



之後泡了三十分鐘的冷水,發紅的地方碰到一點點熱度都覺得燙,聽韓文清叨唸防曬要點等等的。

「解決這事很簡單啊。」葉修說。「哪需要你這麼多廢話,別在那那睡覺不就得了。」所以說你究竟為什麼要在那裡睡覺...



洗完冷水澡,拖著葉修去吃飯,結果一天都快過完了。

[麻煩集合體]真的很麻煩。

[睡覺吧]

[幫葉修蓋被子]

「老韓...今天晚上給你一點小小的獎勵吧♡♡」葉修一邊說一邊往他身上一躺。

[愛心標誌跑出來了]

[單詞解釋:獎勵=坑人]唉

葉修順勢一躺,踢踢腳,一雙長腿舉起,往韓文清的手裡塞了一條蘆薈凝膠。

「幫我擦♡♡」當然沒有廉恥這種東西。

「沒有下次。」說著擠出了一坨,透明綠色果凍狀,碰到手後有點滑溜溜的,韓文清不解的捏了捏手問,

「這啥...?」

「蘆薈膠。」

「塗哪?」

「韓大大沒曬傷過啊?」那種口氣聽的韓文清很不是滋味,反手就往葉修大腿上一拍,突如其來的涼感讓葉修打了個激靈,忍不住拱腰,然後又馬上躺了回去——有人服務就是好,更何況那個人是韓文清。

「自己的腳自己拉好,葉修。」韓文清把葉修的腳掌固定在床上,拍拍葉修叫他自己抓住自己的腳踝,繼續幫曬傷的部位抹上蘆薈膠。

葉修曬傷的痕跡有明顯的分界線,分界以下一片通紅,摸起來是一種不正常的溫熱,那種熱...好像在哪感受過?

「發什麼愣啊?」葉修戳了戳身下的腹肌。

「別動。」說完手絲毫沒有遲疑,直接探入葉修身上那件薄薄的襯衣,一隻手扶著他的後背,另一隻手則在胸前肆意遊走,滑過胸脅,停在側肋的位置。

「幹什麼呢!我是患者!患者!」葉修假裝不滿的大叫。

那聲大叫總算是有點效果,韓文清停止吃他豆腐,繼續蘆薈膠的塗抹工程,不過韓文清倒是確認那個熱度——葉修害羞時就會有那種熱度。

他只是想撒嬌而已。

「會有真的獎勵啦。」葉修耳根子紅透了,搓了搓手指,不自在的噘唇。

韓文清高興但韓文清不說。



——

又是一個讓韓文清驚呆的下午。

家裡來了個女高中生。

嗯…女?高...很高...超高,一定有一百七,穿著高跟皮鞋在門口踱步。
[品味有點差...]

[定位:不良]裙子短到了極致,穿到膝上的黑絲襪和裙子之間有點間隔,露出一截白白的大腿,上衣看不出樣式,被深黑褐色的大波浪卷長髮蓋住了,正背著韓文清滑手機,手機上還掛了一大串的吊飾,閃閃發亮也不知道是流蘇還是什麼的...真的很像太妹。

「找誰。」根本算不上是問,有點驅離的意思。

「韓~文~清~,你終於回來啦!」是葉修...穿著水手服,站在他們家門口。

「你在幹嘛...」

葉修用做滿了指甲彩繪的手順了順長長的假髮,眼睛笑的彎彎的。

「嗯~~?獎勵啊~」

半推半拖的總算是把葉修塞進家門,誰叫葉修想嘗試在社區裡大喊:韓文清是我男票,雖然說是事實,但請為您家男票留點面子。「穿成這樣做什麼?」韓文清從背後抱住他,在耳畔輕問,撩開長髮氣息噴在頸部,就像是輕吻。

「你媽沒有告訴你不能亂抱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嗎?」葉修輕輕掙脫韓文清的懷抱,嬉皮笑臉的說。

「所以說嘛~我們韓大少爺也是挺沒家教的。」說著手撓著韓文清的後頸,很有挑釁的意味。

韓文清以雙眉之間擠出喜馬拉雅山的特技表示回應。

「但也不是不行啊,韓大大,我沒說不行,你那什麼臉~」葉修笑的歡了,像是在風裡狂顫的小草。

然後葉修說了一大串的規則,大底上是說韓文清有一次機會,如果猜出葉修身上穿的一整套制服,有什麼不是特別去買的,那就讓你高興怎麼弄就怎麼弄,包含[嗶——],然後如果猜錯了會把你猜的那個物什脫下來,給你驗驗貨,不過[嗶——]什麼的,就省省吧。

「包括假髮鞋子襪子哦~」葉修說,刻意加重了假髮二字,但假髮?想也知道是買的。

「所以猜吧!」葉修笑著說。[假髮鞋子襪子]

[整套衣服]

[手機和吊飾]

[以上刪除可能性]

[所以...還剩什麼?]

韓文清頓了頓,覺得一定有什麼漏網之魚...

「老韓?想好了嗎~?」葉修甩了甩裙子,走進廚房倒了杯水,又故意用水晶指甲敲了敲桌面。

[猜對的機率...挺低的]

[選效益最高的答案,嗯]

[說了就得脫嘛...]

「想好了。」

「說吧~」

「反正太可能猜錯,那就內褲。」

「...老韓...你你的變態程度有了全新的突破呢...」

「脫。」

「...」葉修脫下內褲,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它交給韓文清,黑色軟質蕾絲的三角褲。

「你買的?」

「......配套...」真不想回答。葉修緊緊攢著短裙的裙擺...唉,太短,好像沒什麼遮蔽的功能。

「所以有什麼是家裡拿的?」「你剛剛脫了我內褲,現在又正經八百...把老韓的下限還給我啊...」

「說正事。」

「這事本來就沒正到哪去...」葉修扶額「我剛剛講的話有一個基本的問題——我根本沒穿襪子。而你內褲那一招喧賓奪主,這樣就不好玩了...」

「那不是襪子?」韓文清手一伸在葉修大腿上摸了一把,是皮膚的質感。

「是上次的那個曬痕...」葉修無奈的攤手。「但請務必離我的腿遠一點...我的內褲還在你手上......你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貨真價實的變態...」

「不過老韓,至少你還是挺紳士的,至少你沒[嗶——]了第一次見面的女孩子。你媽教的很好。」葉修假裝欣慰的說。呵,至少你吃不到。

「葉修,你媽沒有告訴你說你不是女孩子嗎。」

评论

热度(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