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弇

腦力薄弱,套句生物老師說的話,說不定我大腦白質和灰質長反了

[韓葉]關於沒出息

應該嚴重ooc吧...可以的話,以下 
  @星之昭昭 還債啦(不過我真不擅長這個)
 



 
「沒出息。」 
 
韓文清認真希望自己沒必要在記者面前說出這句話。 
 
十年,然後只剩我一個... 
 
 
 
葉秋退役,韓文清看著,無盡的無力,在他面前可以笑的那麼燦爛的傢伙,到底是因為什麼放棄了自己的信仰? 
 
但終究他沒機會也沒理由去問的,喜歡他不代表可以干涉他的一切。因為喜歡他。 
 
葉修,那個飄渺不定,像貓一樣,不溫不火的應付自如,讓韓文清不住覺得自己是條魚, 而葉修是坐在岸上的姜太公,韓文清也說不上來,當看到他笑的燦的時候、他在人群中如魚得水的時候,就特別想把他拖進水裡——姜先生,魚覺得被調戲了。 
 
將他攫入水中,讓他和自己一樣,湮沒在盲目的情感裡;相互灼燒著,然後...電腦螢幕上播放著一葉之秋的和大漠孤煙的較勁畫面,韓文清苦笑著,為什麼覺得這倆角色的距離比我們之間的距離更近呢。 
 
 
 
「沒出息。」 
 
這句是對自己說的,從未覺得這麼痛苦。 
 
看著一個葉修,十年好像一直都沒什麼變化,就那樣一些些的稚氣,唇角的嘲諷,彷彿這十年變的只有自己。 
 
喜歡他。 
 
很喜歡他。 
 
然後...? 
 
非常喜歡他。 
 
...希望他能看著自己,希望能多引起他的注意,但是"我喜歡你"說出來是要負風險的, 如果他並不喜歡你?如果只是你自己誤會了呢?如果是自作多情? 韓文清並不覺得自己有足夠的成熟,他沒辦法、他不可能、他做不到在告白失敗之後仍能夠像以前一樣笑著和葉修說話, 那情況讓人好想懷疑, 他在和我說話說不會顧忌嗎? 
 
 於是就有了那種史上最爛的方法: 什麼都不要說、什麼都不要做、然後他什麼都不會知道、什麼都不會改變、都和原本一模一樣。 
 
用卑微換取希望? 
 
 
 
嘖。 
 
「沒出息。」韓文清扯扯嘴。 
 
這才不是我。 
 
 
 
在全明星週末,看著那記龍抬頭,韓文清的心,狠狠的揪了一下,是葉修,他會回來。 
 
但不可知否的是,在場上,敵人依舊。 
 
 
 
看著君莫笑「嘩——」一聲撐開傘,赤紅滾著金邊,韓文清彷彿看到了傘後的人自信滿滿的微笑著,然後用氣音輕聲說... 
 
「我回來了。」 
 
 
 
「沒出息。」明明知道他會回來的那高興什麼... 
 
然後,為什麼要回應我,我會期待的啊。 
 
 
 
又與冠軍無緣。 
 
韓文清決定瘋一次。兩個人塞在選手通道,堵人,是這樣做的吧。 
 
「葉修。」 
 
「幹嘛?哥要抽煙呢。」葉修不在意的揮揮手,想從韓文清身旁的縫隙鑽過去。 
 
「我喜歡你。」捏著葉修亂亂的頭髮,韓文清以氣吞萬里如虎的音量的告白了。 
 
葉修一臉驚詫的,一雙眼瞪的老大。 
 
韓文清又補充一句:「請和我交往。」 
 
「不行。」這句葉修倒是很快的回應了。 
 
「為什麼?」韓文清不死心的又問了句,從葉修隱隱的停頓中,似乎隱藏了什麼。 
 
葉修的眼睛眨了眨,笑了。 
 
「我就覺得你會不死心的問,是現在不行。」 
 
看著韓文清還是像塊堵住高速公路的落石,葉修嘆氣。 
 
「現在交男朋友會影響成績的。」葉修學了學老媽子的口氣說到。 
 
「沒出息對吧。以後吧,就快了,等我。」從韓文清身邊掠過的葉修掃了他一眼,小聲的說,舔嘴角的動作沒被韓文清忽略。 
 
「真沒出息。」我等你。 
 
 
 
 
 
「沒出息。」 
 
韓文清認真希望自己沒必要在記者面前說出這句話 ,反正他會回來的。然後他回來了,還有...他是我的,有些話他聽就好。

评论(3)

热度(2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