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弇

腦力薄弱,套句生物老師說的話,說不定我大腦白質和灰質長反了

[韓葉]個人問題

同居設定,ooc
 
 
葉修的衣服從來沒有好好穿過,好啦,也許有...吧?看你對穿好的定義。 
每天葉修都會去韓文清的衣櫃選襯衫,而且都選很貴的那種,免燙,絲質等等的,每次都把韓文清的衣櫃翻的亂七八糟,翻完之後他的衣櫃看起來就會像...昂貴的...垃圾堆。大概是天份吧,韓文清臉黑著腹誹一邊整理衣櫃。 
回到原來的話題,葉修每天在家一雙,長長的腿在屋子裡走來走去,上半身套著絲質襯衫,外加一件平口四角褲...韓文清看著嘴角抽了抽,嘖,真想(以下省略 
「去穿自己的衣服,沒有就去買。」 
「沒有睡衣的預算,吶,提供我生活一點便利,給你生活增加一點...福利?」韓文清看著那絲質的...睡衣,鬆鬆垮垮的套在葉修身上,粉白透出了一點肉色,過長的下擺微微的蓋住了褲角,功能是 
...讓這個畫面更加曖昧。 
韓文清常常也覺得葉修穿短褲很是造孽,站著時腿部曲線畢露,大腿後側有點不是很明顯的弧度。 
[很軟很好捏]韓文清如此註解到。 
[嫩嫩軟軟的]再加一些註解。 
[葉修不是很喜歡被捏那]唉… 
[但我還是要]晚上好了,晝短苦夜長?呵,不苦。 
 
好像有種鳥叫高腳鴴吧,葉修就給韓文清這種感覺,像鳥一樣,增一分則太肥;減一分則太瘦那樣的穠纖合度,看他晃悠來晃悠去,因不太運動而少了些肌肉量,再加上合宜的律動,給人清新的既視感。 
[亞健康]給我滾去戒菸。 
[抓去運動]每天。 
[屁股要保留肉感]必須的。 
 
葉修抽煙時總會被趕到陽台,菸量也是一段時間一段時間的減量,抽煙時他總喜歡隔著落地窗看韓文清,帶有一點討好的意味,看看嘛,說不定可以多抽一根,葉修抽煙時有時候會發現韓文清突然氣沖沖的走過來——當然不是多給一根菸,而是用力的拉上落地窗窗簾,葉修表示:「我做啥了?我只想要多抽些...」 
 
來吧看看韓文清的視角。 
反正人在抽煙的時候有時候會走動什麼的,都挺正常,但韓文清就不懂了,抽完就抽完,你蹲在地上歪頭看我幹嘛? 
重點是葉修歪頭蹲下的樣子非常不科學,看起來特別特別的純良,微微側著臉,顴骨有點紅紅的,唇不經意的噘起,視線下壓,時不時的瞅韓文清一眼,可他腳又不像女孩子會規規矩矩的並起來,而是向著韓文清大大的外八,這個姿勢就讓韓文清十分無語了,前面說了葉修只穿著四角褲,蓋住胯部是內褲的基本功能,但其他的就完全不能保證了,大腿根連接鼠蹊部的陰影和褲角沒能蓋住的一點點屁股一覽無遺。 
有詐,覺得有詐。然後想是感覺到韓文清視線一樣,側了側臉衝著他笑了,長長的睫毛顫動,微微的張嘴拉開一個開心的笑容。 
一定有詐!! 
但韓文清又覺得葉修的笑容快打開什麼黑暗的大門了,接著一連串的站起、氣沖沖的走過去、生氣的拉窗簾,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氣什麼,但就是覺得自己被撩了。 
[晚點有你受了] 
隔天葉修(被弄的)腰酸的莫名其妙。 
我只是想抽煙。 
 
 
有引用了一句,梁實秋«鳥»: 
「增一分則太肥;減一分則太瘦那樣的穠纖合度」貌似是國中課文,被用在這樣的地方...也蠻好的。


 @星之昭昭 你說發了要叫你

评论(9)

热度(19)